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文史生活札誌2018年1月


孔廟、孔林,互為一體,共存共榮,此為傳統儒學園區一大特色
我關注台北孔廟的綠化,因每天漫遊孔廟,當做晨間運動,總會細心觀察一花一木,一草一樹,我一直期盼台北孔廟的「孔林」再現。
幾年前,跨進義路,驚見一片竹林,全被剷除,甚為痛心,象徵君子之風的竹節豈能不見園區?
多年前,交通部觀光為振興大龍峒文化園區,撥款整頓孔廟,儒廣場栽種桃樹、李樹,原期待的桃李成林,而今也因成長不良被清除,還好全數重栽,日後應好好照顧。
去年,盛開的兩株山櫻,和每年一進門即可看到的寒冬必開的白梅,今年全不見了,令人痛心的是櫺星門左側的百年大榕樹,已經因病老去,只剩一方草圃。還有明倫堂前近禮門的另一棵大榕樹,也岌岌可危,用鐵架支撐,恐也將病入膏肓。好幾年,我在此「樹下講古」的活動,也必成追憶!
「孔林」之夢,何日可期?十年樹林,百年樹人,也要有百年樹木,千年樹林的願景。

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文史生活札誌2017年12月

AI時代真正來臨了!
是福?是禍?多方判讀有別,但是是禍躲不過,此為不難想像。
人工智慧的進展,原本只是在蠶食人類的生活領域,而今,鯨吞狼食現象已逐漸顯現;明年,台灣將出無人超商,AI取代人力,其他產業勢必跟進,工廠作業員、服務業從業員將必面臨失業危機,還有不少工作,將由機械人取代。
我們無法置身於外,科技進步所催生的新時代,活在當下的人,不得不接受,不論新人類或新新人類都要勇於面對。
我是懼於面對現實的人,何況殘酷的現實,不是人工智慧完全能夠解決。我難以配合時代,曾以「今之古人」自況,只因為想成為一位「時代隱士」。
我長期以「三不主義」做生活準則,不用手機、不用金融卡、不用電腦(網路是別人相助的),不少人對我的怪異思維認為不可思議,我也知道堅持三不,必被時代淘汰,畢竟那是在「孤立」自己。
其實,孤獨也是一種力量,不想、不願、不能與現代科技聯結,確是我的毛病,也是「不良」習慣,孤立自己的後果,我吃了不少苦頭,不論是資訊短缺,或同親友聯繫不便,甚至也因有單位想找我「打工」,聯絡不上諸如這些現象,孤立自己的禍根,時常浮現。
形勢比人強,遺世獨立也不能不食人間煙火,做為一位「時代落伍軍」的前鋒,如何在AI時代,不被新時代狂瀾淹没,努力走自己的路,行個人的道,確是我繼續做一個「孤獨的人」的挑戰。
我不求天佑於我,給自己自信,讓自己自得;送舊迎新的跨年,留此感言。

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

2017年11月文史生活札記

決定為<台北文獻>寫稿,有諸多理由,而且還計劃以「文獻有徵,文物有靈」做專欄,長期供稿。
台北市文獻館,前身是台北市文獻委員會,歷史有年,我還是末代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原為市長兼任,而後因組織編制調整關係,先後由民政局局長和文化局局長兼任,我歷經三朝,從民進黨國民黨無黨執政,即是委員、副主委員,二十幾年來,文獻委員會文獻館我都是有職在身我受聘擔任副主任委員也有十六年之久,共事過的市長有三人、民政局長有三人文化局長則多達九位,主委如走馬燈,換來換去,我卻不動如山,堪稱文獻會的老賊
我是有職位,而無職務的副主委,市府的人叫我副座,往往我會不高興,他們應知道我僅是無職給和無車馬費的虛職」「志工型副座而已。
多年來,我為文獻會的付出,從執行秘書到館長都心知肚明,不論<台北文獻>編輯市志審稿特展籌劃座談會主持志工訓練…,參予度不可不謂不少。雖不能說貢獻度有多高,付出的苦勞總是有的。
台北文獻創刊時,名稱為台北文物,這本超過一甲子的刊物,半百歲月,都是我的文史讀物。
近年來,我也被聘為台北文獻的編輯之一,只是很少寫稿,只有二三次因應時應景關係,不得不被要求執筆。
而今,我的文獻有徵,文物有靈為此後的台北文獻開闢專欄,主要介紹我的藏品,希望手中第一手資料,可以讓人知道文物收藏於我的內在意義。
說句實話,我的決定,只是為了圓夢;當年台灣風物退了我的稿,理由很奇怪
台灣風物珍貴圖片專欄,作者原由楊雲萍供稿,後由我接棒,只是數期後,我寫了一篇紳章,竟因主編不敢採用,而不說理由不予刊載,為此我乃與之斷絕關係」,而後,此專欄用周明德的稿件,其實就是我力促給該刊物寫稿的。
未來,持續發表我的藏品介紹,如有機會集結成冊,那就不是夢了。畢竟,台灣風物未竟之夢,將來藉台北文獻來達成夢境

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我愛大稻埕

我愛大稻埕,不僅他是我「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也是與他共生共榮的生命體。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2017年10月文史生活札記

「歌有歷史,歷史有歌;歌有記憶,記憶有歌。」我留下此話,乃因自己喜歡歌,愛唱歌,甚而好「講歌」,也愛「寫歌」。
我出版了好幾本台灣歌謠專書,頗獲好評,內容不少為學界論文所引用。
我詮釋自己母語的歌謠,是從古早人留下的這句俗諺出發;「欲知世情的代誌,著愛聽人唸歌詩」。
本月份在老家「大稻埕千秋街店屋」的「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舉辦台灣歌謠三場講座,參加人數超出預期,我的「論述」,能得共鳴,足以堪慰。
「台灣歌謠思想起」、「台灣歌謠望春風」、「台灣歌謠補破網」,是三場講座主題,我想如果能將每一場講座,予以錄音轉化文字補述,應該可以出版「台灣歌謠傳」的三本著作,可惜三場講座都沒有錄音。
台北市觀光傳播局在大龍峒孔廟六藝廣場舉辦「大同區進行曲音樂會」,也在迪化街做了小型的「音樂展」,兩個李臨秋與鄧雨賢簡介的看板,文字淺薄,顯見主辦單位對三0年代歌曲,認知有限;我對局長說:「辦這種音樂會活動,為什麼不從歷史、地緣去做著墨?」簡局長不知今年是望春風八十五周年,更不知李臨秋是大龍國小畢業生。鄧雨賢也曾從日新國小轉職到大龍國小任教。觀傳局解釋辦此音樂活動,是促銷大稻埕旅遊觀光;一場廟會式的演唱會,所選的「老歌」都以六0、七0年代的大和味、西洋風作品為主,令人遺憾!
從歌追尋記憶,由歌緬懷歷史;我切盼不論大官員,或是小市民都能夠唱歌、聽歌之餘,也能「讀歌」!


201710月文史日誌
一日 大稻埕逍遙遊第四七九期,報名者有二十人,算是較低的人數,都為首次參加,不過十一月份已經額滿,超過八十人要陪我走讀。

觀傳局將舉辦「畫中台北大稻埕少年郭雪湖特展」,午後,策展單位將期末報告交由我審稿。

二日 迪化二0七博物館舉辦志工培訓,午後,我被安排以「火柴盒的城市記憶」為題,講一個半小時課,以配合我提供展品所做火柴盒特展。

三日 文化局藝術發展科科長邀我參加「2017台北白畫之夜」,這項「好呀!大家都不要睡」是屬於年輕人活動,我這個老人家,怎會有興趣?

四日 中秋,返老家。巧遇李臨秋第五媳婦,向我訴說李臨秋故居近況,漏水、壁癌嚴重的市定古蹟,落此狀況,有違「望春風」、「四季紅」、「補破網」等作品作詞人的「迷人」之處。

六日 猛鴉設計工作室歸還「世界運動郵票」,數量頗大,裝了一整箱,安置何處?成了我煩惱問題。

八日 台中行。午後,去民生路、向上一路,參觀特色商店,再逛審計新村三六八新創園區,很驚奇這些文創青年投入的事業,如此「輕、薄、短、小」,是信心而為?還是僅懷著「趕集」的心情?畢竟,擺著整天攤位,想賺一千元都很難的。

十日 花博公園農民市集,有埔里販售金線蓮,建議售價2,280元,實際售價是1,000元,主人稱與我是舊識,是我的讀友所以只賣我500元,「盛情」難卻,只好買了。

十一日 欣傳媒公司出版的雜誌,於迪化207博物館訪問我收集火柴盒的經驗與心得,希望這篇專訪可以寫出我的表達。

十二日 觀傳局探索館舉辦「畫中台北大稻埕少年郭雪湖特展」,我以「策展顧問」名義出席,開幕式中見到不少藝壇朋友。

十三日 文化局召開「迪化二0七博物館認定基準檢核審查」,與會委員都表支持;我以其經營模式「小而美」,而且志工訓練辦得較各機構有特色等理由做意見陳述。

十四日 新芳春茶行舉辦「追尋大稻埕茶香歲月」,大雨中,我導覽全程,有三人報名參加明天我舉辦的講座。

十五日 文獻館舉辦「史蹟趴趴GO活動,早上由我以「名人帶路」頭銜,帶三十餘人走讀「大稻埕古蹟路線」,數人表示願留在午後參加我的講座。

午後,1400~1600大稻埕千秋街店屋「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安排台灣歌謠系列講座,我的第一場講座是「台灣歌謠思想起」,講述我的學歌心路歷史與民謠的傳承故事,參加人數,比預期還多。



10/152122「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安排台灣歌謠系列3場講座

十六日 大稻埕戲苑特展室更新內容,規劃初稿,我提供一些修正意見。

愛樂電台1700~1830專訪我,節目的名稱是「大大的必修課」,主持人高劭宜聚焦於「大稻埕的人文故事」做為對談主題。

十七日 大稻埕教會松年大學邀我主講「台北市前世今生」,這已是第三度了。

十九日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寄贈張炎憲全集>,全套九冊,我收到的是限定本500套的編號255號。全集的專書著作目錄報系出版的台灣近代名人誌五冊,漏了李筱峰與我也是主編的一員。

二十日 NEWS98全民廣播電台「超級玩樂大帝國」節目主持人姚舜專訪,主題是「收集火柴盒的樂趣」,錄音前,他對助理說:「火柴盒可以談一個小時嗎?」每段十二分鐘,共分四段的訪問,完成後,姚舜說:「意猶未盡。」

二十一日 莊協發港町文史港町古蹟活化第二場講座,以「台灣歌謠望春風」為題,參加人數二十來位,我在二個鐘頭講述中,遺漏了不少「該說沒說」的故事,有些懊惱。

二十二日 大稻埕千秋街店屋第三場講座,我以「台灣歌謠補破網」為題,當然對戰後流行歌曲,多所批評;第三場仍有三十餘人參加,這三場講座算是成功的。

二十三日 台北教育大學研究生以「大稻埕南北貨興衰史」為題,對我做一個鐘頭專訪,期待這篇碩士論文能有「獨特」觀點。

二十四日 「文藝雅集」在台大醫學院國際會議廳舉辦,每年的重陽聚會,始有機會見了多位南部前來參加的文友。

二十六日 文獻館「台北市古物文化資產價值研析暨專書出版」評審,進行順利。

二十七日 今天有三個行程,早上古亭教會松年大學開講「生活記憶」,學員多有共鳴。午後,趕往台灣戲曲中心參加「民歌採集50年特展」記者會,隨後在台灣音樂中心展覽館參觀當年的史料,勾起了與李哲洋交往歲月的回憶。晚間,中山堂欣賞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赴美演出前在台灣的一場精彩表演。

二十九日 台北光點舉辦「大稻埕新文化行」,行程終點是「迪化二0七博物館」,二十五名額,全數到齊,以年輕人為多。有對夫婦稱是我書迷,還拿了一本老版本台北老街請我簽名,很興奮說:終於看到「本尊」了。

三十日 文獻館一0六年度史料文物蒐藏審議,工作一整天,花費了八個半鐘頭。


三十一日 新版台北老街一版二刷,這個好消息竟然是在逛書局始知道,時報出版沒有告知再版訊息,不知是否作者不必知道?我留在時報出版的圖片檔,他們轉在其他人著作使用也不知會,難道編輯與作者,難以溝通?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