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2018年5月1日 星期二

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2018年3月文史生活札誌


前言:台北文學季首場活動在中山堂光復廳舉辦文學獎特展,我應邀在開幕致詞,內容記下如下:
時間簡史這一本「看不懂的暢銷書」,在台灣的科普書籍也是排行榜作品,作者霍金二天前過世,這位不出世的天才,戰勝了自己的身體障礙,完成不少科學上的創舉發現。
我與霍金同齡,都是三年級生,我收藏「諾貝爾郵集」沒有他,因為霍金沒有得獎,眾所周知,他是與愛因斯坦可以等量齊觀的人物。
諾貝爾文學獎的榜單上也沒有托爾斯泰、易卜生、史特林堡、卡夫卡等重量人物,但是諾貝爾文學獎每年十月份公布的得主必然成了舉世文壇矚目的焦點。畢竟它是世界文壇的標竿。
十三年前,我為中國時報開卷版製作了整版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郵票,而今「重見天日」,在此展出,甚感榮幸。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作品,其人其事,都是我們「見賢思齊」的對象,配合「文學獎的光明與幽闇特展」的展出,自有其意義。
我曾將收藏的郵票配合「世大運」做「世界運動郵票展」,去年之前也舉辦過「世界經典童話郵票展」,反映不錯,希望未來我還有個全面性、全方位的「諾貝爾文學獎」郵票展覽,提供給大家共賞,謝謝大家。

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文史生活札誌2018年2月


我追尋失落的巴黎;我悍衛巴黎。
這句話是法國文豪雨果的豪語。我由此語的啟迪,也寫下了這句豪情壯語的話。
「我追尋失落的大稻埕;我悍衛大稻埕。」
最近寫了好幾則「我愛大稻埕」的偶思錄,說句實話,並非「偶思」,而是深思熟慮的說詞。
書寫大稻埕、導覽大稻埕、解讀大稻埕,我從不輸人,深信我耕耘在大稻埕的用心,給予不少人從後知後覺,成了大稻埕的「先知」。
時下「大稻埕先知」,進駐大稻埕,創造商機,誇誇其詞,以代表大稻埕的自得,甚而自傲,開店、導遊、出書,賺「大稻埕財」,很可惜,他們對大稻埕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大稻埕的多元性文化底蘊,他們視而不見。
我不希望「大稻埕精神」走調,深知還有不少人將年貨大街視為大稻埕的全部;將迪化街看成了大稻埕唯一的老街,大稻埕絕非僅是商賈之地,茶香歲月、自覺年代的「僅止一地,別無分處」的內涵,不容輕忽。
悍衛大稻埕,以追尋失落的大稻埕做為起步,大家一起上「道」吧!

2018年3月1日 星期四

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文史生活札誌2018年1月


孔廟、孔林,互為一體,共存共榮,此為傳統儒學園區一大特色
我關注台北孔廟的綠化,因每天漫遊孔廟,當做晨間運動,總會細心觀察一花一木,一草一樹,我一直期盼台北孔廟的「孔林」再現。
幾年前,跨進義路,驚見一片竹林,全被剷除,甚為痛心,象徵君子之風的竹節豈能不見園區?
多年前,交通部觀光為振興大龍峒文化園區,撥款整頓孔廟,儒廣場栽種桃樹、李樹,原期待的桃李成林,而今也因成長不良被清除,還好全數重栽,日後應好好照顧。
去年,盛開的兩株山櫻,和每年一進門即可看到的寒冬必開的白梅,今年全不見了,令人痛心的是櫺星門左側的百年大榕樹,已經因病老去,只剩一方草圃。還有明倫堂前近禮門的另一棵大榕樹,也岌岌可危,用鐵架支撐,恐也將病入膏肓。好幾年,我在此「樹下講古」的活動,也必成追憶!
「孔林」之夢,何日可期?十年樹林,百年樹人,也要有百年樹木,千年樹林的願景。

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