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文史生活札誌2018年2月


我追尋失落的巴黎;我悍衛巴黎。
這句話是法國文豪雨果的豪語。我由此語的啟迪,也寫下了這句豪情壯語的話。
「我追尋失落的大稻埕;我悍衛大稻埕。」
最近寫了好幾則「我愛大稻埕」的偶思錄,說句實話,並非「偶思」,而是深思熟慮的說詞。
書寫大稻埕、導覽大稻埕、解讀大稻埕,我從不輸人,深信我耕耘在大稻埕的用心,給予不少人從後知後覺,成了大稻埕的「先知」。
時下「大稻埕先知」,進駐大稻埕,創造商機,誇誇其詞,以代表大稻埕的自得,甚而自傲,開店、導遊、出書,賺「大稻埕財」,很可惜,他們對大稻埕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大稻埕的多元性文化底蘊,他們視而不見。
我不希望「大稻埕精神」走調,深知還有不少人將年貨大街視為大稻埕的全部;將迪化街看成了大稻埕唯一的老街,大稻埕絕非僅是商賈之地,茶香歲月、自覺年代的「僅止一地,別無分處」的內涵,不容輕忽。
悍衛大稻埕,以追尋失落的大稻埕做為起步,大家一起上「道」吧!

2018年3月1日 星期四

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文史生活札誌2018年1月


孔廟、孔林,互為一體,共存共榮,此為傳統儒學園區一大特色
我關注台北孔廟的綠化,因每天漫遊孔廟,當做晨間運動,總會細心觀察一花一木,一草一樹,我一直期盼台北孔廟的「孔林」再現。
幾年前,跨進義路,驚見一片竹林,全被剷除,甚為痛心,象徵君子之風的竹節豈能不見園區?
多年前,交通部觀光為振興大龍峒文化園區,撥款整頓孔廟,儒廣場栽種桃樹、李樹,原期待的桃李成林,而今也因成長不良被清除,還好全數重栽,日後應好好照顧。
去年,盛開的兩株山櫻,和每年一進門即可看到的寒冬必開的白梅,今年全不見了,令人痛心的是櫺星門左側的百年大榕樹,已經因病老去,只剩一方草圃。還有明倫堂前近禮門的另一棵大榕樹,也岌岌可危,用鐵架支撐,恐也將病入膏肓。好幾年,我在此「樹下講古」的活動,也必成追憶!
「孔林」之夢,何日可期?十年樹林,百年樹人,也要有百年樹木,千年樹林的願景。

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文史生活札誌2017年12月

AI時代真正來臨了!
是福?是禍?多方判讀有別,但是是禍躲不過,此為不難想像。
人工智慧的進展,原本只是在蠶食人類的生活領域,而今,鯨吞狼食現象已逐漸顯現;明年,台灣將出無人超商,AI取代人力,其他產業勢必跟進,工廠作業員、服務業從業員將必面臨失業危機,還有不少工作,將由機械人取代。
我們無法置身於外,科技進步所催生的新時代,活在當下的人,不得不接受,不論新人類或新新人類都要勇於面對。
我是懼於面對現實的人,何況殘酷的現實,不是人工智慧完全能夠解決。我難以配合時代,曾以「今之古人」自況,只因為想成為一位「時代隱士」。
我長期以「三不主義」做生活準則,不用手機、不用金融卡、不用電腦(網路是別人相助的),不少人對我的怪異思維認為不可思議,我也知道堅持三不,必被時代淘汰,畢竟那是在「孤立」自己。
其實,孤獨也是一種力量,不想、不願、不能與現代科技聯結,確是我的毛病,也是「不良」習慣,孤立自己的後果,我吃了不少苦頭,不論是資訊短缺,或同親友聯繫不便,甚至也因有單位想找我「打工」,聯絡不上諸如這些現象,孤立自己的禍根,時常浮現。
形勢比人強,遺世獨立也不能不食人間煙火,做為一位「時代落伍軍」的前鋒,如何在AI時代,不被新時代狂瀾淹没,努力走自己的路,行個人的道,確是我繼續做一個「孤獨的人」的挑戰。
我不求天佑於我,給自己自信,讓自己自得;送舊迎新的跨年,留此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