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2017年4月文史生活札誌

五年前,我以「告別六九,邁進古稀」短文,為自己「古來稀」之齡,留下告白。
而後,叫我「阿伯」的少男、少女愈來愈多,他們目測下,都知我不是大叔了,年紀高過他們的父母親。
我有點不服氣,不是不服老,乃是有諸多理由,說出:「不,不,不」。
不願被人視為老,因為很多年輕人的腳力、腳程,不及我,每回,我導覽「大稻埕逍遙遊」,就可明證,四個鐘頭走讀,我不累不倦。
不肯被人視為老,怕的是有人會誤以為我老得走不動,講不來,而不找我「工作」。而喪失了「打工」的機會。
不能被人視為老,因為還有許多的「未竟志業」,尚未完成,有生之年,如不完全許下的計劃,也不瞑目。
七十有五,多數人早退休含飴弄孫了。頤養天年的老景,但能達到此願能有幾人?我僥倖不淪為「下流老人」,託天之福,拜人之賜。
「不知老之將至」,多是心理建設,但老化現象是自然法則,擋不了的。重老之年,沒有年金,沒有保險,「四工生活」-長工、散工、志工、憨工,一路走來,誰能不說我是「上流老人」!
老來稀,不足誇,老來喜,始是七十五壽辰的心願。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