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3日 星期六

我愛大稻埕12

我愛大稻埕;雖然多年來已不見燕子在亭仔腳騎樓的屋簷下築巢,但深信「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那一天,邁步大稻埕老街,燕子從身邊掠飛而過,不會是夢境。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2019年1月文史生活札誌


人上七十,不得不對老了!」,有所謂嘆。
俗諺說:年驚中秋,月驚十九。」意思是每一年到了中秋,當年已近年尾;每一月到了十九,當月已將月底。我再加上一句,成了年驚中秋,月驚十九,日驚七十到。」年屆古稀,每一日都會有時不我予」的感覺。
我在將邁進古稀之年,寫了一篇<六九告別.七十告白>的文章,文末有一首台灣打油詩:
人生親像一齣戲,扮好扮歹靠家己;
不可歹戲想拖棚,序細等待續了去!
七十就下了交棒期待,但是七年過去了,今年我已七十有七,仍然拖老命」,棒子在握,交不下心,其中必有緣故,不說也罷。
我是服老不服輸的人,五十四歲從職場退休,卸下上班族角色,二十幾年來,還是退而不休;我從無安享餘年」的打算,就是堅持活!該如此」的信念,一息尚存,絕不歇息。
今年,我再述懷,寫下這首台語打油詩:
歲頭已經七十七,人生冷暖攏看盡;
孤鳥慢飛真道理,活出家己有意義。



我愛大稻埕11

我愛大稻埕;每次去,我不必預約行程,因為每一條老街、每一棟建築,我都熟悉,任何一條巷弄,也不會迷失。